終於去看了「香水」這部電影了。

大ㄧ時看了小說,心中感受到無比的震撼,但當時也只懵懂的著迷於徐四金描述味道的功力。看完小說,滿腦子想的都是「那樣攝魂懾魄的香水,聞起來究竟是怎樣的味道?」
還曾ㄧ度把自己在BBS上的暱稱改成「葛奴乙」。


如今,年紀虛長好幾的我,看完電影後,出現了有別於年少時的體會。這不只是ㄧ部描寫『香味』的小說或電影,而是在描寫『愛』


「世界上最巨大的幸福,就是當你發現自己擁有愛人的能力,且也能被所愛的人愛。」


殺了15條人命的葛奴乙,當然稱不上好人,但他也不是壞人,他只是一個具有靈敏嗅覺天賦的蒐集狂(),並且,渴望被愛。

這裡的「愛」,代表的不全是男女之愛,也可能是親情之愛,甚至是一點點關心的友情,都能讓人覺得自己的存在是獨一的,是重要的。

出生在魚市場的葛奴乙,沒有人愛他。他ㄧ出生媽媽就不要他,孤兒院收養他的院長、鞣皮場的老闆,甚至是香水師鮑迪尼,都只是把他視為賺錢的工具,沒有人真的重視他,他的存在或離開,對他們的生活絲毫興起不了ㄧ點波瀾(然而,在他們自以為利用葛奴乙大賺一筆之後,卻諷刺的馬上死於非命)


「香水」這部電影,用「味道」--「愛」--「存在」這三個層次,說了一個故事,就像香水的前中後味一樣。


葛奴乙有靈敏的嗅覺,卻發現自己沒有屬於「自己」的味道。妓女因為有味道,所以就算她孤苦無依,不稀罕被愛,靠著販賣肉體維生,所以就算她死了,她養的狗狗還是會記得她。

然而葛奴乙自己呢?

沒有人愛,也沒有屬於自己的味道,他要靠什麼來讓世人記憶?


日劇「夫婦」裡,山口太一曾說:所謂的『夫婦』,或許就是「比誰都希望對方記得自己曾經存在的兩個人


因此,也許在葛奴乙的心中,他並不認為他「殺」了那些美麗的女子,而是用另一種,他覺得最至高無上的尊榮方式,「幫」她們保留下她們的美麗--人的壽命有限,但製成香水後,味道將能永遠留存,永遠被後人記得。

而這正是葛奴乙最無能為力的。草的味道、水的味道、銅的味道、玻璃的味道,宇宙萬物都有味道,甚至是一講到「下雨」,大家腦海中也會浮現出屬於「雨」的氣息---只有他,沒有味道,也沒有人愛他,所以沒有人會記得他,他的存在或死亡,who cares?


於是,他ㄧ方面幫那些美麗的女孩保留下味道,一方面,想創造出獨一無二,屬於他自己的味道。
而那個味道,也呼應了他心中,那塊渴望被愛填補的空缺。

還有什麼東西,能具有迷惑世人,能使人感到幸福,能讓人覺得人生是如此繽紛美妙?



不就是!?



把人迷的暈頭轉向,使人失去理智,讓人愉悅的無法思考,

站在受刑台上的葛奴乙當時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呢?是興奮自己成功了?還是悲哀於這是自己一輩子都無法體會的悸動?亦或嘲諷的看著包括主教等道貌岸然的人們被肉慾獸性所操控?

然後,他想到了那個在巴黎街頭,讓他第一次感受到無比幸福味道的賣水果紅髮少女,我想,葛奴乙是愛她的。不只是愛她身上的味道,還有她的人,只是不只紅髮少女不知道,葛奴乙自己也不知道。




也許直到站在受刑台上,葛奴乙才明白自己希望被紅髮少女「看見」與「注意」的期待。也許直到站在受刑台上,他才明瞭,為什麼「珞兒」是他最重要的第13瓶香水--因為珞兒也同樣有一頭紅髮,就像銘印一般。

至此,葛奴乙留下了兩行眼淚。那種心情,用一句話來說大概就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的悲涼吧。(葛奴乙更慘,他是「我幾乎靠在你身後,你卻感覺不到我存在」)


就如我前面所言,他不是壞人。
如果他心存歹念,他大可用這瓶香水為非作歹,去迷惑首富,以換取大筆財富,去迷惑教宗,以換取無比的權力,
然而他卻什麼也沒做,回到了他出生的魚市場,木然的將整瓶香水倒在自己身上,那些被迷幻的「You are the angel」「I Love You」等字句,更是殘酷且現實的傳遞出「你!葛奴乙!要不是有這瓶香水,根本沒有人會注意你!沒有人愛你!她們著迷的是『香水』,不是『你』!」

也許,對他來說,被眾人分食,無疑比被執刑者用鐵棍打斷筋骨來得美好。
至少,他終於,在那樣被撕裂的過程中,感受到自己真實的「存在」。


() 有蒐集癖的葛奴乙,套句現代的流行用語,是不是也可以算是「御宅族」的一員呢?(笑)



後記:

如果不要想那麼多,其實這部片,真的是值得推薦的好片。
對於不敢看恐怖片者,雖然電影死了很多人,但是每一具屍體,都死的很唯美(真是一種奇怪的說法XD)
配樂的強弱起伏和轉折,也都搭配的恰到好處,
每一個運鏡,都顯示出導演細膩的功力,都讓你相信,這些美麗的女人,身上都有令人著迷的味道(儘管透過電影根本什麼都聞不到  囧)

唯一的缺憾大概就是,既然作者徐四金是德國人,既然片子主角葛努乙是法國人,如果電影能用法文或是德文發音,應該更有味道吧!

至於標題為什麼是「吃飽撐著的『香水』」? 那是因為在看香水之前,我去吃了原燒
由於預估錯誤,一整個吃太飽...而且是飽到肚子絞痛的那一種...
好險這部片上檔已經一段時間了,電影院其實人不多,所以在電影中間痛的坐立難安,不斷扭動自己身體,想找一個最舒服的坐姿時,應該沒有影響到太多人吧  囧

(「原燒+香水」這個組合,好像一定要讓我們兩個有一個人肚子痛。
  12/30那天的計畫,就是要去吃原燒+看香水,卻因為小男生急性腸胃炎而作罷,
  這次雖然如計畫執行了,肚子痛的卻變成我=..= 我就跟小丸子裡面的杉山一樣,被小男生戲稱「為吃走天涯」的我,想不到啊~~~ 竟然也有吃太撐,肚子痛的一天  )


最後回應高中同學法拉墨:葛奴乙真的是帥啊~~~ 我愛死他那又長又濃密的睫毛了!

 

創作者介紹

阿啾的濕樂園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