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的拉姬歐 ♪
驚!已經2012年!

好啦,其實今年已經2015年了,但因為2012的狀態停留太久,覺得讓他繼續留著好像也很促咪~(?


或者,要說他是榴槤也可以。


喜歡的人很喜歡,
討厭這個味道的人,則是深惡痛覺。




倒扁活動盛大浩蕩的進行了那麼久,也或許是我已經過了會熱血信仰政治人物言論的青春年少,
要不是對面外省老伯音量大的連在我們家客廳都聽得到的TVBS和中天新聞,
以及週遭同儕三不五時的討論,
老實說,這個被視為「創造歷史」的活動,真的激不起我的一絲熱情,也刻畫不進我生命中的哪一頁,
電視報紙中的各種紛擾,彷彿離我如上億光年般的遙遠,我飯照吃,街照逛,該考的試該交的報告也沒有因為這件轟動的事件而可以減少半樣。
直到,
今天在高雄的路口看到紅衣紅吉普車警察以及的手勢,電視新聞上的畫面真實的出現在身邊,自己就是那個帶著攝影機即時現場SNG連線的記者,我突然莫名的覺得興奮。


約莫三十分鐘之後,我和某同學又經過同一個路口。早就不見紅衣紅吉普車團隊的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同一批警力在路口進行交通管制。
沒多久,就看到前導車帶著一大長串的車陣,浩浩蕩蕩的開過。

我和某同學開始推測,這也許是陳水扁南下高雄的車隊。(哇,倒扁團隊對陳水扁的行蹤真是暸若執掌)

某同學在結束交通管制之後,不以為然的說:哼,真是勞民傷財!

我不置可否的說:唉唷,只要是大官出來,不分藍綠,都一樣啦!

某同學依舊一路上碎唸著,回到學校,在車棚停車時,又冒出一句:又是警察,又是前後導車的,還有一大堆隨扈,勞民傷財!

我開玩笑似的說:「記得之前連戰當交通部長時,立委質詢他台灣交通怎麼那麼糟,連戰不是還回答,『會嗎?怎麼我出門的時候從來沒遇過紅燈?一路順暢啊!』」

某同學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我的回答,回到研究室之後,
聽到我像鄉巴佬似興高采烈的跟隔壁同學描述剛剛看到倒扁團體還有經歷疑似因陳水扁南下而造成的交通管制時,
某同學又不削的烙下一句:勞民傷財啦!

碼的!
同一句話你是要講幾次才爽啦!

我不高興的轉頭對某同學說,「就算你不承認,陳水扁現在至少還是台灣的總統,出門有隨扈保護,有警察開道也不為過吧?施民德先生既非政府官員也非公務人員,他出門也有警察保護算不算也是勞民傷財?」

某同學停頓了一會兒,以不打算搭理我的微弱語調含糊的說:「我不知道啦,反正誰對誰錯也還不知道的,隨便啦~」


這讓我想到之前大學時,熱血沸騰的反併校事件。

活動是由學生自發性的發起,當教育部長第一次到我們學校召開公聽會時,
關心併校案件的學生把行政大樓六樓擠的水洩不通,
教育部長發言時,台下噓聲四起,
某位老師則以其情理兼備,鏗鏘有力的演講,贏得學生滿堂喝采!
在公聽會結束之後,每位學生提起該位老師的發言,沒有人不被感動。

想當初,我也是擠身在人群中,被發起學生的熱情感動,被老師生動又略帶嘲諷反駁教育部長的發言感動,
參與靜坐,參與遊行,
希望能為學校的將來貢獻一份心力,希望自己能不在學校的發展史上缺席。

當時,兩校合併的案子在學生的熱情參與下,宣告破局,
然後,當時那位激發大家熱情,已屆退休之年的老師,卻低調的辦了退休,轉往私立大學任教。

我可以了解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認為最好前途的權利,
只是在當下,那篇慷慨激昂,誓言與校共存亡的發言,卻彷彿正朝笑著當初被這席話感動的我。


就算台灣是個民主政治尚不健全的國家,但陳水扁畢竟還是全台灣滿20歲以上合法的公民票選出來的總統。(不管大眾心裡怎麼想。)
施明德先生說:倒扁活動沒有退場機制,要一直舉行到陳水扁下台為止。

老實說,我對這句話實在感到反感。
我不能否認從台北發起,在台灣其他各地開花結果的倒扁風潮裡,參與民眾的熱情與希望為台灣的將來進一份心力的心意,
但是這些參與倒扁活動的民眾,是否真的就能代表台灣所有具有投票權公民的意見?
如果今天陳水扁真的因為當初有人在中正紀念堂絕食(現在卻成為楊佩佩旗下藝人)或是有民眾在靜坐抗議而下臺,
那麼對於其他並沒有參與這個活動的台灣人民,不想隨著莫名奇妙的各路人馬起舞的台灣人民,
他們表達意見的空間又在哪裡?

不要說這些人可以辦個挺扁100元捐款,或是挺扁大遊行。

台灣要這樣吵吵鬧鬧多久?   又不是選舉期間,每天這樣疲勞噪音轟炸,真的不會精神耗弱嗎?

也許我對法律並不是很了解,但是為什麼不運用泛藍陣營在立法院的多數,通過罷免公投法?
既然陳水扁是台灣人民選出來的總統,
就讓台灣人民再用手上的一張票來決定


他到底該留任還是下台? 

而不是用沒有法源基礎,訴諸群眾的靜坐遊行來要求執政者下台。


再者,若陳水扁真的下台,繼任上台的是呂秀蓮,臺灣民眾又有多少人真的會心甘情願接受呂秀蓮的領導呢?或是又有許多巧編名目的活動?


我真的很討厭這個手勢。對我來說,這就像是蘇東坡和佛印老和尚那個心中想到一坨屎的故事。
在電視上看到,人與人都大拇指朝下的與人打招呼,我突然覺得諷刺的好笑。


不是蹦啾,不是哈囉,不是阿囉哈,不是歐元氣ㄉㄟ˙斯嘎,而是搭配著向下手勢的,「你今天倒扁了嗎?」


哦,這一切還不都是陳水扁的錯!要不是因為他,我們需要這樣打招呼嗎?



---
1.那個某同學,就是小男生。
2.半夜睡不著的大發厥詞,純粹個人觀點。大家隨便看看,不用試圖要把我從迷途之海拉回,立場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根深蒂固,很難更改的。
3.
我會投票叫陳水扁下台,但要是他因為人民靜坐抗議就下台,我會覺得他才是神經短路!

創作者介紹
Joy

阿啾的濕樂園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en8286
  • 形容的真是貼切!!
  • 小花
  • 我覺得你這篇寫得很有道理

    雖然我為群眾的熱情而感動
    但一切還是要回歸法律
    不然就天翻地覆了

    對於近期的運動我已經把它們看成一種人民的發洩
    無論是紅色還是綠色
    我看到的都是
    “天啊,他們憋了多久!”


    換個角度想
    能這樣大鬧一場也沒什麼不好
    物極必反
    連續開三個月的轟趴之後
    沒有人會想繼續開下去
    至於付出的代價是什麼
    就在各人心裡那個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