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的拉姬歐 ♪
習慣短短文字的噗浪、fb,發現還是要搭配blog才能把一些有用(?)的資訊留下來,以後要搜尋也比較方便。

重新開張,請多多指教!

目前分類:【憤青】不過是嘴炮罷了~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章標籤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開始如火如荼的趕工論文了!



對我來說,寫論文,就跟寫作一樣,
我需要一段能夠安靜的、完全靜下心思考,醞釀,不被打擾的時間,
有的時候,不是一坐在電腦前就能文思泉湧,巴拉巴拉下筆如神,
要看很多資料,要吸收,要消化,要真正了解每個構面的定義,要在腦中大略描繪出要表達的架構,
然後,才能開始動筆。

常常呆坐一天,也不過寫了六七百字... (ㄟ---可能發呆或瀏覽網誌也佔去不少時間 )

我爸每次都說,寫論文不就跟寫報告一樣嗎?兩個禮拜就寫完了吧?

聽到這樣的話,心裡實在忍不住@#$&(#@)#...  

說兩個禮拜太誇張,兩個月還有可能。只要去碩博論文資訊網,找到跟你主題相關的文章,然後開始複製貼上,
最讓人頭痛的文獻探討的部份,大概兩個禮拜就能解決。
剩下的就是發問卷,跑統計資料,結果分析等等,輕鬆愉快,打完收工。

有人輕鬆寫論文,
有人天天用電子資料庫找國外文獻,學校沒訂閱的就跑其他鄰近圖書館查,林進圖書館也沒有的,就用館際合作的方式申請複印......


好花錢,也好花時間


前幾天,我在scope找到一篇很新的期刊,是大陸學者寫的,但因為太新了,電子資料庫只有Abstract,並沒有提供全文下載,
我先是花了30分鐘猶豫該不該寫信去跟作者要全文檔,
下定決心寫信之後,
又花了30分鐘在考慮這封信要用英文寫還是中文寫?

總之,歷經千辛萬苦的心理掙扎(哈~ 心情真的很緊張)
終於把英文信寄出了 (很怕石沉大海,很怕回信糾正我英文 XD)

沒想到,
寄出後,不到30分鐘吧,我就收到回信了!
ㄧ封只有夾帶附加檔,沒有半個字的回信

又興奮,又緊張,又開心,又夾帶著點失落(呼...總是回幾個字給我咩)
原來這就是學術交流的感覺啊~~


我想,
如果寫完ㄧ本論文,最後只學到如何使用碩博論文資訊網downloard論文,
以及如何用word完美排版,
應該很可惜吧,也似乎用不著花兩年的時間來唸碩士

後來我又寫了一封信給那個學者,詢問他是否能提供問卷讓我參考,
結果三天過去了,他沒理我,
哈,大概是覺得我要求過多吧~



ㄧ篇小日記。記錄這陣子寫論文的心情。
提醒自己:不要跟別人比較,得失心不要太重,
重點是這段過程,學到了什麼,收穫了多少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或者,要說他是榴槤也可以。


喜歡的人很喜歡,
討厭這個味道的人,則是深惡痛覺。




倒扁活動盛大浩蕩的進行了那麼久,也或許是我已經過了會熱血信仰政治人物言論的青春年少,
要不是對面外省老伯音量大的連在我們家客廳都聽得到的TVBS和中天新聞,
以及週遭同儕三不五時的討論,
老實說,這個被視為「創造歷史」的活動,真的激不起我的一絲熱情,也刻畫不進我生命中的哪一頁,
電視報紙中的各種紛擾,彷彿離我如上億光年般的遙遠,我飯照吃,街照逛,該考的試該交的報告也沒有因為這件轟動的事件而可以減少半樣。
直到,
今天在高雄的路口看到紅衣紅吉普車警察以及的手勢,電視新聞上的畫面真實的出現在身邊,自己就是那個帶著攝影機即時現場SNG連線的記者,我突然莫名的覺得興奮。


約莫三十分鐘之後,我和某同學又經過同一個路口。早就不見紅衣紅吉普車團隊的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同一批警力在路口進行交通管制。
沒多久,就看到前導車帶著一大長串的車陣,浩浩蕩蕩的開過。

我和某同學開始推測,這也許是陳水扁南下高雄的車隊。(哇,倒扁團隊對陳水扁的行蹤真是暸若執掌)

某同學在結束交通管制之後,不以為然的說:哼,真是勞民傷財!

我不置可否的說:唉唷,只要是大官出來,不分藍綠,都一樣啦!

某同學依舊一路上碎唸著,回到學校,在車棚停車時,又冒出一句:又是警察,又是前後導車的,還有一大堆隨扈,勞民傷財!

我開玩笑似的說:「記得之前連戰當交通部長時,立委質詢他台灣交通怎麼那麼糟,連戰不是還回答,『會嗎?怎麼我出門的時候從來沒遇過紅燈?一路順暢啊!』」

某同學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我的回答,回到研究室之後,
聽到我像鄉巴佬似興高采烈的跟隔壁同學描述剛剛看到倒扁團體還有經歷疑似因陳水扁南下而造成的交通管制時,
某同學又不削的烙下一句:勞民傷財啦!

碼的!
同一句話你是要講幾次才爽啦!

我不高興的轉頭對某同學說,「就算你不承認,陳水扁現在至少還是台灣的總統,出門有隨扈保護,有警察開道也不為過吧?施民德先生既非政府官員也非公務人員,他出門也有警察保護算不算也是勞民傷財?」

某同學停頓了一會兒,以不打算搭理我的微弱語調含糊的說:「我不知道啦,反正誰對誰錯也還不知道的,隨便啦~」


這讓我想到之前大學時,熱血沸騰的反併校事件。

活動是由學生自發性的發起,當教育部長第一次到我們學校召開公聽會時,
關心併校案件的學生把行政大樓六樓擠的水洩不通,
教育部長發言時,台下噓聲四起,
某位老師則以其情理兼備,鏗鏘有力的演講,贏得學生滿堂喝采!
在公聽會結束之後,每位學生提起該位老師的發言,沒有人不被感動。

想當初,我也是擠身在人群中,被發起學生的熱情感動,被老師生動又略帶嘲諷反駁教育部長的發言感動,
參與靜坐,參與遊行,
希望能為學校的將來貢獻一份心力,希望自己能不在學校的發展史上缺席。

當時,兩校合併的案子在學生的熱情參與下,宣告破局,
然後,當時那位激發大家熱情,已屆退休之年的老師,卻低調的辦了退休,轉往私立大學任教。

我可以了解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認為最好前途的權利,
只是在當下,那篇慷慨激昂,誓言與校共存亡的發言,卻彷彿正朝笑著當初被這席話感動的我。


就算台灣是個民主政治尚不健全的國家,但陳水扁畢竟還是全台灣滿20歲以上合法的公民票選出來的總統。(不管大眾心裡怎麼想。)
施明德先生說:倒扁活動沒有退場機制,要一直舉行到陳水扁下台為止。

老實說,我對這句話實在感到反感。
我不能否認從台北發起,在台灣其他各地開花結果的倒扁風潮裡,參與民眾的熱情與希望為台灣的將來進一份心力的心意,
但是這些參與倒扁活動的民眾,是否真的就能代表台灣所有具有投票權公民的意見?
如果今天陳水扁真的因為當初有人在中正紀念堂絕食(現在卻成為楊佩佩旗下藝人)或是有民眾在靜坐抗議而下臺,
那麼對於其他並沒有參與這個活動的台灣人民,不想隨著莫名奇妙的各路人馬起舞的台灣人民,
他們表達意見的空間又在哪裡?

不要說這些人可以辦個挺扁100元捐款,或是挺扁大遊行。

台灣要這樣吵吵鬧鬧多久?   又不是選舉期間,每天這樣疲勞噪音轟炸,真的不會精神耗弱嗎?

也許我對法律並不是很了解,但是為什麼不運用泛藍陣營在立法院的多數,通過罷免公投法?
既然陳水扁是台灣人民選出來的總統,
就讓台灣人民再用手上的一張票來決定


他到底該留任還是下台? 

而不是用沒有法源基礎,訴諸群眾的靜坐遊行來要求執政者下台。


再者,若陳水扁真的下台,繼任上台的是呂秀蓮,臺灣民眾又有多少人真的會心甘情願接受呂秀蓮的領導呢?或是又有許多巧編名目的活動?


我真的很討厭這個手勢。對我來說,這就像是蘇東坡和佛印老和尚那個心中想到一坨屎的故事。
在電視上看到,人與人都大拇指朝下的與人打招呼,我突然覺得諷刺的好笑。


不是蹦啾,不是哈囉,不是阿囉哈,不是歐元氣ㄉㄟ˙斯嘎,而是搭配著向下手勢的,「你今天倒扁了嗎?」


哦,這一切還不都是陳水扁的錯!要不是因為他,我們需要這樣打招呼嗎?



---
1.那個某同學,就是小男生。
2.半夜睡不著的大發厥詞,純粹個人觀點。大家隨便看看,不用試圖要把我從迷途之海拉回,立場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根深蒂固,很難更改的。
3.
我會投票叫陳水扁下台,但要是他因為人民靜坐抗議就下台,我會覺得他才是神經短路!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已經很久不看新聞的我(總覺得不看台灣的新聞和報紙,可能會活的比較久一點XD)
對於最近流行的圍城倒扁和挺扁遊行等活動,還是略有掌握。

也知道倒扁的顏色是紅色,挺扁的顏色是綠色。

不過知道歸知道,卻因為自己並不是身在抗爭核心的北部,所以也沒有把顏色這回事放在心上。




【事件一】

星期天,老師帶著我們去台南走馬瀨和某個國營單位開會。


我們要趕在八點前到達走馬瀨農場,在床上賴到快六點才驚醒,匆匆忙忙刷洗完畢,隨手從衣櫃抓了件衣服穿上就趕快出門。

到達走馬瀨之後,佈置好了會議現場,我和小夏坐在門口的接待處等待那些部門主管,

第一個進來的主管是個非常風趣的大哥,他一看到我,馬上就說:吼~  你倒扁的吼?

一時還沒會意過來,大哥指指衣服說,「穿紅色的啊,倒扁的呀~」

哈哈,我馬上大笑著說:「對呀,我昨天還去台北參加圍城哩,吼,一大早就趕下來台南開會,超累的你不都知道~ 


【事件二】

之前小花跟著所上老師來中山開會時,我本來想買好喝的奶茶給小花喝,結果奶茶店沒開,最後才改買冬瓜茶。




上面的照片就是奶茶店的照片。
不過今天奶茶店不是重點,下次寫文章介紹現在在ptt合購版很紅的餐包時,再"順路"介紹這間奶茶店的好喝之處

星期六,
我和小男生出門閒逛,臨時起意的就跑去買奶茶,
一人點了一杯大杯的鮮奶茶,
老闆娘分別幫我們裝進兩個袋子,隨手抽起兩根吸管放進塑膠袋。

那兩根吸管,不偏不倚的,就是一支紅一支綠

一開始我還一直跟小男生說:

耶~紅配綠,狗臭屁!
你屬狗,你臭屁!

(自以為很有趣的幼稚順口溜 )

小男生完全不想理我,提著兩杯飲料,問我要選哪一杯。

也不知道哪來的靈光一閃,
我整個high過頭的說:「哇,剛好一支紅吸管,一支綠吸管耶,那你是倒扁的選紅色,我是愛台灣的選綠色」

小男生一臉受不了,但也沒有異議的接受了紅吸管。

後來我們把飲料掛在機車前面的鉤鉤,繼續騎著車要去逛高雄新開的家樂福。

在騎去家樂福的路上,因為閃避不及的窟窿(高雄市道路的爛,真的是數一數二的),一杯飲料就這樣無情的被地心引力吸引,掉到路上,完全沒得救。

坐在小男生身後,替專心騎車的他回頭以最後一眼的感傷之情悼念那杯奶茶的我,
定睛看到掉下去的那杯奶茶後,

有點好笑的轉回頭跟小男生說:「哇,是你紅吸管的倒扁奶茶掉了耶~」



-------
本篇純粹提供博君一笑 
希望對於現在大家因為"顏色"所產生的敏感與緊張,能有稍稍化解的功效 XD
不過是個顏色嘛,何必搞的這麼嚴重呢? 
--------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腦殘沒藥醫」


這是在ptt的鄉民文化中,流行用語之一


但最近一些在ptt hate版爆發的一系列事件,
讓我覺得,
是不是鄉愿才沒藥醫?



第一個事件是「政大研究生打人事件」


蔡姓學生莫名其妙衝進隔壁的宿舍,不分青紅皂白的痛毆了在宿舍裡的學生一頓
被害者被打的很慘,還有醫院的驗傷單證明
但是這件事報告到學校之後,
竟然被學校以校譽為由,要求被害學生息事寧人,和解了事。


看熱鬧得來的小道消息顯示:


1.蔡姓學生有精神病(某種對聲音很敏感的躁鬱症→所以蔡姓學生是以被害人製造出噪音吵到他,所以才要揍他)
2.蔡姓學生似乎有很硬的後台


所以這件4月底發生的事情,目前為止似乎不了了知


被害者莫名其妙被揍了一頓,還被要求不得伸張



這就好像前陣子有個神經病跑到木柵動物園的獅子區對著獅子傳教,
嚷嚷著他有耶穌的加持,要獅子來咬他,
剛吃飽的獅子懶洋洋的在樹蔭下休息,不打算理他,還被神經病用石頭丟
最後被迫意思意思朝他大腿咬個一口,
就被動物園的工作人員又噴水,又射麻醉槍


真的是莫名其妙在家裡遇到瘋子,禍從天上來的最佳例子。


後續消息是:該隻獅子疑似因為受到過度驚嚇,前陣子生病過世了...ORZ



最近在hate版又吵的沸沸揚揚的,是成大某理工所的同學婊人事件。


同一個實驗室的同學,被害者有兩個,在要提畢業論文結果之際,先前辛苦的實驗結果都離奇的損壞,
連備份檔也救不回來
從三月底到五月底,這些靈異事件就一直發生,
每次總是會在有一定成果之後,檔案就見鬼了的無法開啟,之前的辛苦完全如水流


同實驗室的同學一直以為是實驗室的電腦或是工作室的電腦有問題,或是遭駭客入侵,
結果最後發現,
原來兇手就是自己的同學!
而且不久之前大家還曾熱熱烈列的幫兇手慶生!


因為證據俱全,所以這個孫姓同學也無法狡辯,
但是在教授的詢問之下,他道出婊同學,讓同學無法畢業的原因是:好玩而已
道歉的時候也是毫無悔意


據聞,教授也是要求被害同學息事寧人,因為兩個人今年都要畢業了,教授說,能畢業最重要,其他等畢業之後再說吧!


孫姓同學的爸爸是南投某大學某相同領域科系的系主任,
孫姓同學今年也順利考上113大學的博士班



被害同學這幾個月來飽受實驗不順利的壓力,還曾去廟裡拜拜,甚至在廟裡因為壓力過大而痛哭,
最後雖然找出真兇,
但是只得到一句敷衍的道歉。
被害者還是得繼續加緊趕工他的論文,為了能順利畢業,不得不忍氣吞聲,選擇不追究
而兇手卻能風風光光的繼續他往上攀爬的人生



突然覺得很無奈


孔老夫子說,要以德報怨,




真想說,以德報怨?


個屁!


(這裡寫錯了=__= 孔子是說以直報怨,以德報德,以德報怨的是蔣公)

以德報怨就是鄉愿的最佳典範,只是姑息養奸罷了


各行各業都黑暗,學術界也沒有清高到哪去,還不是照樣官官相護,後台硬就吃的開,有內線就能賺大錢,
今天如果被害同學的家人也是有頭有臉的大咖,
不知道事情的發展會不會有所不同?



馬丁路德曾說過:


「當你對重要的事情選擇緘默以對時,你往後的生命已經失去價值」



我想我也是一個只敢站在黃線後面看熱鬧的鄉愿鄉民吧


對於這一切,相同的無力與無奈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在這個經濟不景氣的時代,
人人都說自行創業者,賣吃的最好賺。
因為景氣再怎麼差,可以不化妝,可以不看電影,可以少買幾件衣服,就是不能不吃!

只要手藝好,價格公道,品質實在,
就算餐飲界的競爭再怎麼激烈,要從中殺出一條血路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事,最怕的就是,老闆失去了自己當初開店的堅持。




上圖中的照片,就是我們余家班去年接近年底時,請老師吃尾牙的「川疆麻釜」。

當時吃完回來後,我是多麼大力的向其他人推薦呀!

原味湯頭可以嚐出用豬骨長時間熬煮的濃醇感,清爽卻又不油膩,麻辣湯頭連我這個怕辣的人都愛不釋口,並非一般加入一堆辣油調出的死鹹辣味,反而藉由各式香辛料襯托出麻而微辣的口感。

有了精心熬煮的湯頭(記得好像還有酒粕味曾這個湯頭,但因為我們沒點,所以我不知道味道如何),吃到飽的用餐方式,除了高單價的蟹堡一人只能點一次之外,其他食材都是無限量享用,服務生的服務態度也很好,幫我們點餐時態度親切,點餐後送餐速度快,清理桌面的手腳也很俐落,各式食材更是新鮮的不得了!




晚餐時段加一成服務費約300以上未滿400的價格,以這樣的服務品質,算是很划算的!

但是----

去年年底才開張營業,不但半年,已經關門大吉了=___=
原來的招牌下面,掛著「香港阿官火鍋,即將在此為您服務」的紅布條(喔耶!是我最愛的阿官)

明明是一家我覺得很棒的火鍋店,為什麼竟然面臨營業不滿半年的命運?

因為在我們余家班尾牙結束不但一個禮拜的跨年當天晚上,受到我強力推薦感召的lingli,就和她男朋友一同前往,沒想到,大失所望的回來。

蝦子、蛤蠣、肥腸、手工魚漿等等,全部都變成必須額外付費單點的食物了,可以無限續點的食物只剩下蔬菜、麵食、冷凍火鍋料等等,讓人對前後一個禮拜竟然有如此大的差異感到大吃一驚!

我真的很想告訴老闆,為什麼要為了成本,犧牲了原本建立的口碑呢?
感覺因小失大。
既然怕別人吃,就不要開吃到飽的店,
既然開了吃到飽的店,就不要又小家子氣的整份菜單攤起來看,只看到單薄幾樣食物可以無限供應,其他都是要額外付費單點,
這對抱著「我是要來吃吃到飽」這樣預期進來的消費者來說,奇摩子一整個很差。

就算店裡提供的食材真的比其他吃到飽的店多很多,連菜市場的小販秤重時都知道,只能一次夾一點,一點一點的慢慢加到實際的斤兩數,絕對不能一次夾很多,然後再從塑膠袋中夾出超過的部分,
這樣心理上的落差,一來一往之間,差很多哩!

這是一間在我們學校對面的澳門港式茶舖←點我點我!看介紹!




這家澳門港式茶舖,飲料的價格貴的咋舌,老闆的動作也慢條斯理的讓第一次買的人可能會等的傻眼,但是對品質的堅持,以及獨特的口味,在現在泡沫茶攤氾濫的街道上,還是屹立不搖,吸引著懂得品嘗好味道(又不太在乎價錢的=__=)的客人上門。ps--澳門奶茶是大地雷!!!小男生買過給我喝,可能我不是澳門人,所以還是喜歡台灣口味的奶茶>_<  澳門奶茶的味道實在是太--詭--異--了!

我想,只要堅持自己想帶給顧客好東西的信念,價格的高低與否,並非大多數人考慮的重點,能品嘗到好東西,能有一頓美好的用餐時光,那才是無價呀!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大登山隊的學生獲救,不只沒有向協助就難的警消人員道謝,反而還對媒體口出惡言,要求媒體付錢才能換來照片?

新聞標題殺人法,

「這就是台灣的高等教育嗎?」

「登山獲救   台大學生沒人說謝謝」

 



要按play才會播放唷



作者  loppsazz (你來)                                     看板  MountainClub
 標題  感謝大家的關心
 時間  Tue Mar 21 00:47:06 2006
───────────────────────────────────────



我是本次斯其野溪的領隊。


媒體上這兩天有一些不利於本社的發言,我在這裡先作一些解釋,詳細的對外發言稿會
在社內檢討會議後公布。


我們在這裡必須強調,我們很感謝這次上山救援的人員,隊員在離開東眼山與三峽消防
分隊時,曾對那裡每一位辛苦的救援工作者道謝。這件事可詢問當時在場的人員。絕非
如某媒體所言。


記者在隊員下東眼山後,立刻圍上來要求我們接受採訪,告知山上的情形,發表感言。
我們不想在剛下山後發言,是由於擔心因疲憊失言,在某一兩句話上遭渲染,或斷章取
義,而造成社會大眾的誤會,因此會希望在略事休息,社內檢討會議結束後,統一對外
發言。


記者對我們這樣的態度很不諒解,並且多次出言責怪。
記者說:「社會動用了這麼多成本來救援,為什麼你們一句話也不說」
              「我們在這裡守候了那麼久,為什麼你們能沉默」
但基於疲倦與上述理由,我們選擇暫時沉默。


照片事件


到達三峽消防局後,局內人員熱情的招持本隊隊員,並對受傷人員作出妥善的處理。此
時,某一位隊員從大背包中掏出相機,有四五位記者見狀,立刻要求這位隊員提供山上
生活、或受傷時的照片。


這位隊員回答:「你們要用多少錢來買」,並且爆發了口角衝突。



我們承認這樣的回答不妥,但我們是為了維護受傷隊員的隱私。



以下是我們這兩天大致上的情況:



星期六下午三點半事發後,我們花了九個小時將傷者運至平緩營地。在幾乎整夜沒睡的
情形下,星期日清晨六點兩位隊員先出發探路,早上十點由其他隊員扶持傷者出發,於
下午三點半與救難人員會合,最後在晚上八點扺達東眼山。救難隊員與傷者由另一條平
緩但路途較遠的路線下山,於星期一凌晨一點扺達滿月圓。



一旁的消防隊員十分為難,一直在旁勸架。然而記者的責罵仍不絕於耳。我們便在這種
情況下離開了消防局,但我們向局內的每一位在場大哥表示感激,與對造成他們的困擾
感到遺憾。



本隊感謝搜救單位上山加入救援,謝謝大家在這段時間的關心。





 作者  cateran (雲川閒步)                                     看板  Gossiping
 標題  Re: [新聞] 登山獲救 台大學生沒人說謝謝
 時間  Tue Mar 21 01:52:44 2006
───────────────────────────────────────



 我同學是其中一個困在山上的
 當他們受困在山上的時候,僅能用手機對外聯絡
 竟然還有白目的聯合報記者打電話給他們說要訪問,浪費他們僅存的電池電力


 反正他們不願意接受訪問,結果記者跟他們講什麼?
  "動員這麼多人來救你們 你們就應該要接受訪問 我們在這裡等你們等了這麼久
   你們這樣子都不接受訪問 那就不要怪我們亂寫亂說"


 這就是台灣記者的水準。


 另外他們每個人獲救後都有跟救難人員道謝。
 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你受困在山上很久
 終於有人來幫助帶你下山
 正常人都會滿懷感激表達謝意吧

 作者  carrol ()                                        看板  Gossiping
 標題  Re: [新聞] 登山獲救 台大學生沒人說謝謝
 時間  Tue Mar 21 04:11:29 2006
───────────────────────────────────────
我有個同學就是在這次的意外中骨折住院的女同學
據說新聞上為了她沒有發言感到不滿
認為這是沒有禮貌的行為
我想替她澄清



(以下是我從班上一些早上有去探望她的同學們口中得到的消息)
事實上她受傷之後還待在山上很長一段時間
直到下午還是晚上才終於可以下山
山上沒有擔架,加上她是手臂受傷
其他人不方便攙扶
我這位同學只好自己從山上走下去
在已經受傷的情況下
又等了那麼久才能下山
止痛藥的效力根本就沒辦法壓下她傷口造成的疼痛


(早上我同學們說,他們去看她的時候,
為了不要讓大家看到她的手骨折的樣子,那隻手臂還用棉被蓋著)


大家可以想像我那位同學當時有多麼的辛苦
她光是走下山就差不多已經筋疲力盡了吧?
怎麼可能還有那種閒情逸致去回應記者大人們的採訪呢?


而且記者大人們在這種情況下跑去問登山社的朋友們要照片
人家怎麼可能給他們好臉色看?
事實上根本不需要同學們的照片
也可以報導這篇新聞吧?
所以登山社的同學們在情緒不好的狀況下說出這種話


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看了這一連串的新聞和版上的文章
我剛才又跑去登山社看了相關消息
實在是為了台灣的記者職業道德之低劣感到痛心啊
唉....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很多事情我都不喜歡。



比如說,
我不喜歡,不知道有誰在看我文章的感覺




我不太會形容,但我覺得這就好像"坐享其成"一樣。



比如說,鄰居太太之間在聊天,
張太太老是喜歡問:你的小孩今年指考考的怎麼樣呀?你的小孩畢業了沒呀?
有沒有找到工作啊?有沒有男(女)朋友啊?...巴拉拉...以下省略五千六百二十八個問題。



你雖然不耐煩,心裡覺得有被冒犯的不舒服,但是為了鄰居間的和樂相處(畢竟是認識的人嘛,)
所以還是耐著性子回答他,



回答完他的問題後,你也好奇的問了一句:那你的小孩現在怎麼樣了?



【哦,還可以呀。】簡短扼要,簡單樸素迅速確實,三兩下就打發掉你的問題。



不貢獻,不分享,卻又想要知道別人的一切,真的讓人覺得很討厭,
像觸犯了我的潔癖一樣的讓人很不舒服。




不論是被認識的或不認識的人,看文章後卻沒有feedback的感覺就是這樣。
他不會告訴你他有沒有來看,他看了也不會讓你知道,
那種感覺就好像你走在路上,卻不知道迎面而來的一堆色老頭,誰帶的眼鏡是有紅外線透視功能的。






=..=





越說好像越奇怪了


 


總之,我討厭這樣的人。
(雖然說我好像也會做這樣的事吼?  實在也沒什麼資格好抱怨的  囧)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騎車回家的路上, 下班巔峰交通時間,擁塞的車陣已經夠讓人心煩了,
騎沒幾個路口就遇到的紅燈也讓人心浮氣燥

就在這個時候

就在我又被紅燈攔下的這個moment





 



 






身邊停滿了一大堆的摩托車,我穿著夾腳拖,放在地上支撐的腳踝突然感受到有什麼東西輕飄下來的感覺
一開始我以為是蒼蠅蚊子之類的,頭也沒低的就不耐的剁剁腳,想把這不明物體剁走

但是,這種不舒服的感覺依然持續,還是有東西持續飄落在我腳上

於是我往下看一看腳,再往旁邊看一看,

馬的, 原來是一個坐在機車後座的女人, 正刁著一根煙,一派悠閒的吞雲吐霧!

她拿起煙吸個幾口,然後往下抖一抖彈掉煙灰,再吸個幾口,再彈掉煙灰, 那些被彈掉的煙灰,就隨著風,飄散到我的腳背上

一股噁心感油然而生,今天已經夠倒楣的我,收起平時排第一名的鄉愿脾氣,像理智斷掉一般準備惡狠狠的大罵她一頓時, 燈號轉變,那台摩托車咻的往前直衝而去,我的幹字只得硬生生的吞回肚子, 然後一邊騎一邊盯著那個女生兀自吞雲吐霧的手,希望她在抖煙灰的時候被騎錯車道又急駛而過的汽車卡到!


這讓我想到十年前,我還是一個國中小妹妹的時候, 在炎熱的午後,我騎著腳踏車回家,乖乖的停著紅燈。

然後在紅-綠燈燈號轉變的瞬間,我奮力的踩著踏板準備往前衝,我旁邊的機車撲撲撲的催著油門也準備往前衝,

當然,騎腳踏車的我一定沒有騎摩托車的衝的快,

於是,就在摩托車往前衝的那一瞬間,

那個死歐乩桑,竟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噗,往旁邊吐了一口

檳!榔!汁!

那個檳榔汁,就這樣隨著他往前騎的力道,毫不留情的直往在他斜後方正奮力踩著踏板的可憐的我的衣服上!

我的天吶!有沒有這麼噁心 !

我不想描述了

總之那件衣服我連洗都不想洗就直接丟了

好險有衣服。

要是他直接命中我裸露在外的皮膚,我可能會整個起笑=..=

馬的,事隔了十年,從腳踏車換成摩托車,我怎麼那麼倒楣還要受這種屈辱,而這些人,怎麼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

詛咒你們對你們大概也無關痛癢吧

可是我還是想要問候你們祖宗十八代 一整個不爽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憋了很久,最後還是忍不住想說

在某種程度來說,我覺得我應該是綠色的。

比如說,我支持愛台灣這個行動(或者只是口號??)雖然被濫用到有點煽情,但我還是覺得台灣應該發展屬於自己的民族情感,強化民族意識,並且以身為台灣人為榮,
可是我並不認為愛台灣就是一味的本土化,在這個國際化全球化的時代,這種舉動無疑有點故步自封,
極有可能會被整個潮流邊垂化。




比如說,我支持刪減國文課本裡面文言文的比例(我這樣說大概會被以前中文系的老師視為大逆不道=..=)
但這並不表示我認為現在的小孩有必要從國小,甚至是幼稚園就開始學美語,或是贊成聯考不考作文,縮短國文課的上課時數,
然後造就一大批只會寫注音文或火星文的新世代...

本土化和國際化的政策好像錯置似的。這真是個奇怪的國家。不過這不是本篇的重點=..=


因為開頭說了在某種程度上我應該是綠色的,
所以支持羅文嘉似乎就不是那麼奇怪。

前不久,我還和choya討論到羅文嘉,覺得他清新的形象,還有無名網誌貼近年輕人的宣傳策略,
在選戰進入倒數的階段,還親自回覆無名留言的誠意,
實在很讓人欣賞,並且算是民進黨中的一股年輕的力量。

可是就在幾天前,他跟段宜康一起聯合發表了個什麼新民進黨的宣言,
老實說,我不是個對政治很關心的人,看到類似的新聞也只是轉來轉去跳著看,總之就是了解有這麼回事,但是並不了解他的主張與想法就是了。
在宣言發表隔天,
我連上了他的留言版,照例出現了很多回響。有無意義的謾罵的,也有一些贊同支持他想法的聲音,當然更有覺得他只是打嘴砲,民進黨的改革都是嘴上說說騙選票罷了的留言,
其中有一則留言,是來自
與媒體對抗這個團體的留言。
他們提供給羅文嘉一些建議,並且邀請羅文嘉去他們的網站觀看他們對這個事件的評論。
http://www.socialforce.org/phpBB/topic_12632.html

本來,這篇留研究就和其他幾十篇留言一樣,並不是那麼重要,
會讓我因此有感而發到想寫文章,是因為隔天,當我又連上羅文嘉的留言版時,看到有一篇最新的留言詢問羅爲什麼把那篇留言刪掉了?才讓那篇留言的地位提升到讓我困擾那麼多天,遲疑著要不要寫文章說自己的想法。

畢竟,
這實在是很令人失望的舉動。

我感到有些些震驚。刪留言的羅文嘉,和在兩代電力公司口沫橫飛談著有268個"超"愛老婆的羅文嘉,
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形象,讓人產生很大的認知衝擊。


我在意的不是他提出改革民進黨的口號,或是看在其他深綠民進黨員眼中難以忍受的行為,
我在乎的是:他為什麼獨獨只刪除那兩篇留言呢?(沒錯,他後來也把那篇提出質問的留言刪掉了)
他覺得不認同,他可以不回應,或是簡單回覆個:謝謝指教,
可是他把留言刪掉了,這個舉動讓我覺得很難以接受。




幻滅是成長的開始。
當標準越降越低,
也許打從一開始,我們從來就不該用潔癖的眼光去看待台面上所有的政治人物。


他們也只是被塑造出來,出現在政治版的另一種有別於演藝明星的偶像罷了。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