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的拉姬歐 ♪
驚!已經2012年!

好啦,其實今年已經2015年了,但因為2012的狀態停留太久,覺得讓他繼續留著好像也很促咪~(?

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大登山隊的學生獲救,不只沒有向協助就難的警消人員道謝,反而還對媒體口出惡言,要求媒體付錢才能換來照片?

新聞標題殺人法,

「這就是台灣的高等教育嗎?」

「登山獲救   台大學生沒人說謝謝」

 



要按play才會播放唷



作者  loppsazz (你來)                                     看板  MountainClub
 標題  感謝大家的關心
 時間  Tue Mar 21 00:47:06 2006
───────────────────────────────────────



我是本次斯其野溪的領隊。


媒體上這兩天有一些不利於本社的發言,我在這裡先作一些解釋,詳細的對外發言稿會
在社內檢討會議後公布。


我們在這裡必須強調,我們很感謝這次上山救援的人員,隊員在離開東眼山與三峽消防
分隊時,曾對那裡每一位辛苦的救援工作者道謝。這件事可詢問當時在場的人員。絕非
如某媒體所言。


記者在隊員下東眼山後,立刻圍上來要求我們接受採訪,告知山上的情形,發表感言。
我們不想在剛下山後發言,是由於擔心因疲憊失言,在某一兩句話上遭渲染,或斷章取
義,而造成社會大眾的誤會,因此會希望在略事休息,社內檢討會議結束後,統一對外
發言。


記者對我們這樣的態度很不諒解,並且多次出言責怪。
記者說:「社會動用了這麼多成本來救援,為什麼你們一句話也不說」
              「我們在這裡守候了那麼久,為什麼你們能沉默」
但基於疲倦與上述理由,我們選擇暫時沉默。


照片事件


到達三峽消防局後,局內人員熱情的招持本隊隊員,並對受傷人員作出妥善的處理。此
時,某一位隊員從大背包中掏出相機,有四五位記者見狀,立刻要求這位隊員提供山上
生活、或受傷時的照片。


這位隊員回答:「你們要用多少錢來買」,並且爆發了口角衝突。



我們承認這樣的回答不妥,但我們是為了維護受傷隊員的隱私。



以下是我們這兩天大致上的情況:



星期六下午三點半事發後,我們花了九個小時將傷者運至平緩營地。在幾乎整夜沒睡的
情形下,星期日清晨六點兩位隊員先出發探路,早上十點由其他隊員扶持傷者出發,於
下午三點半與救難人員會合,最後在晚上八點扺達東眼山。救難隊員與傷者由另一條平
緩但路途較遠的路線下山,於星期一凌晨一點扺達滿月圓。



一旁的消防隊員十分為難,一直在旁勸架。然而記者的責罵仍不絕於耳。我們便在這種
情況下離開了消防局,但我們向局內的每一位在場大哥表示感激,與對造成他們的困擾
感到遺憾。



本隊感謝搜救單位上山加入救援,謝謝大家在這段時間的關心。





 作者  cateran (雲川閒步)                                     看板  Gossiping
 標題  Re: [新聞] 登山獲救 台大學生沒人說謝謝
 時間  Tue Mar 21 01:52:44 2006
───────────────────────────────────────



 我同學是其中一個困在山上的
 當他們受困在山上的時候,僅能用手機對外聯絡
 竟然還有白目的聯合報記者打電話給他們說要訪問,浪費他們僅存的電池電力


 反正他們不願意接受訪問,結果記者跟他們講什麼?
  "動員這麼多人來救你們 你們就應該要接受訪問 我們在這裡等你們等了這麼久
   你們這樣子都不接受訪問 那就不要怪我們亂寫亂說"


 這就是台灣記者的水準。


 另外他們每個人獲救後都有跟救難人員道謝。
 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你受困在山上很久
 終於有人來幫助帶你下山
 正常人都會滿懷感激表達謝意吧

 作者  carrol ()                                        看板  Gossiping
 標題  Re: [新聞] 登山獲救 台大學生沒人說謝謝
 時間  Tue Mar 21 04:11:29 2006
───────────────────────────────────────
我有個同學就是在這次的意外中骨折住院的女同學
據說新聞上為了她沒有發言感到不滿
認為這是沒有禮貌的行為
我想替她澄清



(以下是我從班上一些早上有去探望她的同學們口中得到的消息)
事實上她受傷之後還待在山上很長一段時間
直到下午還是晚上才終於可以下山
山上沒有擔架,加上她是手臂受傷
其他人不方便攙扶
我這位同學只好自己從山上走下去
在已經受傷的情況下
又等了那麼久才能下山
止痛藥的效力根本就沒辦法壓下她傷口造成的疼痛


(早上我同學們說,他們去看她的時候,
為了不要讓大家看到她的手骨折的樣子,那隻手臂還用棉被蓋著)


大家可以想像我那位同學當時有多麼的辛苦
她光是走下山就差不多已經筋疲力盡了吧?
怎麼可能還有那種閒情逸致去回應記者大人們的採訪呢?


而且記者大人們在這種情況下跑去問登山社的朋友們要照片
人家怎麼可能給他們好臉色看?
事實上根本不需要同學們的照片
也可以報導這篇新聞吧?
所以登山社的同學們在情緒不好的狀況下說出這種話


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看了這一連串的新聞和版上的文章
我剛才又跑去登山社看了相關消息
實在是為了台灣的記者職業道德之低劣感到痛心啊
唉....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閱讀此文章需要密碼

密碼:


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